诺基亚员工回忆抗议裁员始末:眼见他楼塌了!

2020-01-08 投稿人 : www.qdnow.com.cn 围观 : 670 次

"看见他建造一座高楼,看见他宴请客人,看见他的建筑倒塌."

一位加入诺基亚几年的员工引用了《桃花扇》中的一句名言,向腾讯科技表达他当前的心情。更可悲的是,他不是旁观者,而是在倒塌的大楼里被解雇的数千人中的一员。

八年前,时任诺基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的约玛奥利拉今天站在北京东南角,东环中路与盛兴街的交汇处,向外界宣布将在这里建设世界上最大的移动通信高科技园区之一,集技术研发、产品设计、零部件供应、物流、生产和区域总部于一体。

那时,诺基亚正处于全盛时期。2006年,诺基亚售出了近3.5亿部手机,占全球市场份额增长的36%。其中,5100万部手机在大中华区销售,大中华区当时是诺基亚在世界上最大的单一市场。

这个在智能机器时代未能有效顺应市场趋势的巨人在濒临死亡时被微软收购。今天的诺基亚不再是当年的荣耀。2013年9月3日,微软以54.4亿欧元和71.7亿美元收购了诺基亚的设备和服务部门及其专利。35,000名诺基亚员工的命运与微软有关。

今年7月17日,微软宣布诺基亚设备和服务将裁员12,500人。8月初,知道中国诺基亚也将开始裁员的员工自发组织起来,抗议该公司决定在不披露讨论过程的情况下进行裁员。

激烈的抗议活动结束后,腾讯科技会见了当时在场的几位诺基亚前员工。他们是为诺基亚工作了8年的工程师周蓉、工作了3年的软件工程师李凯和为诺基亚工作了大约2年的李毅。

与两周前无法抑制的愤怒不同,被解雇的诺基亚员工现在更平静了,但他们也对以前一些媒体对他们工作条件的描述感到难以置信,这也是他们愿意将真实情况告诉腾讯科技的原因。至于抗议的后续想法,他们说他们只希望得到他们应得的补偿,毕竟,生活还会继续。

Reality:“你想不想听?”2014年8月1日上午9点30分,周蓉、李凯和其他想了解公司政策的同事挤满了会议室,只有200人。他们希望见到他们很久没见的人力资源同事。因为在那之前,他们的工作证不能用来开7楼的人力资源办公室,这决定了他们的薪酬细节。

然而,令他们失望的是,那天他们只遇到了微软负责招聘的经理。李凯回忆说,当时经理没有上任,但谈到了微软想要招聘的职位,但这些职位听起来与他们的工作无关。

因为双方的要求不一样,诺基亚员工希望在会场见到负责人的声音越来越大。这时,微软员工喊道:“你想不想听?”这句话激怒了在场的诺基亚员工。

随后,诺基亚员工纷纷走出办公楼,到外面抗议。在此期间,一名未被解雇的台湾员工上前呼吁保持冷静,因此没有实施向亦庄管委会寻求帮助的计划。

这时,媒体已经到了。一些诺基亚员工开始告诉不同媒体发生了什么,而其他人则回到办公室开始寻找新工作。这一直持续到下午6点下班。

8月15日,诺基亚的员工代表仍在努力工作。下午,他们去了位于喇嘛庙的诺基亚蒂亚创新中心(早期的诺基亚R&D中心之一),因为中国地区的行政部门就设在这里。

李凯表示,员工代表会见了英国驻华人力资源总监麦克雷唐纳德(MacRae Donald)(被诺基亚内部人士称为“麦当劳”)和“负责行政职责”的王蒙杰(腾讯科技发现王蒙杰是诺基亚的全球副总裁,负责诺基亚的手机平台和技术研发)。

同一天,第一批被解雇的诺基亚员工收到了人力资源部的邮件,周蓉就是其中之一。周蓉说,这封电子邮件给了最后一天,补偿的计算方法

2013年9月,微软宣布诺基亚的设备和服务业务后,手机业务部门。由于未来前景不明朗,诺基亚员工当时自发报名,要求与员工进行高层沟通,包括收购后的人员安排。为了顺利沟通,诺基亚员工找到了一个6月才成立的工会组织,该组织由公司的中高层领导组成。

后来,诺基亚中国高管会见了员工代表,讨论了裁员补偿问题。然而,李毅回忆说,中国区高层的回答是“不能当主人,必须向上汇报”。李毅还表示,诺基亚当时已经被微软接管,所以任何沟通都需要与微软沟通。

然而,微软尚未回复诺基亚,其部分员工代表已被解雇。从那以后,这件事的阴霾一直笼罩着诺基亚在中国的员工。

4月28日,微软正式称之为“第一天”。

在这一天,诺基亚的中国办公楼被彩色气球和充满“我们是一个”的海报所包围。李凯在公共汽车上,周蓉传递邮件。他们知道这一天终于来了。他们都拿到了128页的纪念册,名字是《Day One》。

“诺基亚和微软有着悠久的历史。两人已经联合起来,审查诺基亚之前发布的手机。”周蓉说,“每个人都很兴奋,至少感到安全,因为诺基亚以前没钱。”

那天,他们收到了一枚印有新标志的徽章和一件印有Lumia手机后壳的橙色t恤。圆形照相机和字母“N”和“E”组成“一”。

李凯看到有人自己动手做衣服,上面的文字改成了“承诺消失”。

5月份,诺基亚仍在积极为视窗手机招聘工作。诺基亚的信息技术部门曾经抱怨说,因为工作太多,购买新机器已经太迟了。然而,50%的R&D视窗电话公司工程师在裁员期间也被解雇。至于原因,纳德拉已经在7月年初的公开信中明确写道“精简组织”。

7月12日,周蓉和她的同事被告知,他们真的知道自己将被解雇。周蓉说他以前只看过媒体的一些报道。事实上,他们还从媒体报道中了解到纳德拉宣布放弃“设备和服务”战略的3000字长的信。

然而很快,周蓉和李凯收到了他们项目的“停止”指示。这些项目通常非常成熟,前期投资巨大。周蓉说,“我已经到了可以卖掉的程度,突然辞职了。我真的认为这真的很遗憾。”

李凯的同事张然第一个做出反应。在收到指令时,他正准备向负责下一次测试的人提交他的版本更新。这时,电子邮件提醒弹出窗口闪烁。当他打开它时,他发现这封邮件告诉他,已经忙了几个星期的工作不再提交了。坚持不懈的张然仍然完成了这项工作,并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说“我们可以开始测试了”

然而,他知道没有人会再次测试。这个项目曾被认为是诺基亚的新未来,曾被他们称为“芬兰老板”的人用作平衡微软的有力武器。

李凯说在收到的一些邮件中,有人甚至在最后写了“祝大家好运”。

7月21日,不仅过去坐公交车的领导不见了,工作证也不能用来开人力资源部的办公室。据说,9月30日裁员结束后,连班车也会消失。

承诺:微软没有放弃

是什么让他们坚持并没有离开?如果你想问这个问题,周蓉和李凯有相同的答案,那就是高层承诺。事实上,已经“离开”的李毅同意这个答案。

当微软宣布将在2013年收购诺基亚时,焦虑笼罩了这些诺基亚老员工的生活。这种焦虑来自对美国公司风格的担忧。周蓉解释说,美国公司感到不稳定,对裁员补偿“吝啬”。

作为其在中国的董事之一,诺基亚手机研发业务前高级副总裁迪达斯卡劳德克(Didascalou Dirk)(指内部数据)曾多次向员工承诺微软不会放弃。

最能反映这一观点的数据是德克召开的一次会议。在会议上,德克描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当微软想收购诺基亚时,诺基亚问微软,“你是想要视窗电话部门和议员,还是只想要视窗电话?”微软的回答是“两者皆有”。

事实上,在诺基亚推出支持安卓操作系统的诺基亚X系列后,高级官员还告诉员工,总部希望通过提供微软服务来平衡微软和Lumia。甚至说一些微软产品和服务将安装在诺基亚X系列上。

在周蓉的记忆中,当时的高层宣传说,“微软总有一天会把我们做好”。

“有钱,愿意花钱制造手机”,这是微软在当时诺基亚员工眼中的形象,他们曾幻想微软会把这些人变成制造视窗手机的人。李凯表示,德克已经强调了手机部门(指非视窗手机产品,主要是功能手机,也是受裁员影响最大的部门)。这是微软为客户提供服务的渠道。

然而,一些诺基亚内部人士表示,微软已经答应德克在完成裁员后给他微软副总裁的职位。德克此前曾负责诺基亚议员。

在诺基亚员工眼中,微软对诺基亚的帮助非常有限。由于诺基亚最初支持视窗电话时并没有盈利,诺基亚的收入基本上是由移动电话支持的。不仅如此,一些诺基亚员工表示,他们在向微软提交BUG时甚至没有收到回复。

相反,在等待结果期间,诺基亚中国自上而下召开了无数次会议,甚至人力资源部也参与了研发讨论。讨论的主题是:功能计算机向低端计算机和微软的推广是什么?

因此,当看到奥卢、芬兰等地区裁员时,李凯和他的同事曾认为,这样的决定是由于微软将研发责任转移到北京,因为他们认为芬兰的劳动力成本很高。李凯说:“中国的R&D一直都很有成本效益,这个部门也一直都很赚钱,所以我们一直相信在正常情况下我们不会被解雇。”

Life: 10元膳食补充和“免费”加班

与8月1日抗议报道以及媒体对诺基亚员工生活状况的描述同时出现。然而,在周蓉等人看来,有许多夸大的因素。

至于自助餐,确实比外面便宜,但是不贵。价格在每顿饭40元左右,主要是针对诺基亚外籍员工。在李毅的记忆中,他只有一两次用餐经历,“其中一次是由一位怀孕的同事陪同。”大多数时候,周蓉和他的同事在一楼的食堂吃得更多,“每天的饭钱是10元,只需要几美元”。

关于加班,主要是根据项目的需要。如果产品达到了更重要的研发或销售阶段,它需要加班,即使是在周末。虽然加班是可以支付的,但许多人没有申请。

周蓉解释说,根据公司的程序,加班需要先向领导申请,只有在领导同意后才能加班。然而,加班通常是在工作结束前完成的。显然,现在申请并等待领导的批准为时已晚。“这么多人不申请加班费。这真的是免费的。”

然而,李凯遇到了更常见的加班。因为它是一家跨国公司,所以将会要求它一天24小时通过邮件发送给李凯。这意味着,即使下班回家,诺基亚其他地区员工的需求也必须通过电子邮件来满足。

因此,据媒体报道,诺基亚员工开设淘宝店的可能性更大。李凯说,在工作期间,中午只有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用来吃饭和休息,其他时间都花在工作上。

关于诺基亚,周蓉说,自从她2006年进入公司以来,她觉得公司一直很稳定,她甚至决定在这里工作到退休。李凯也有同样的想法。他说,采访结束后,他已经把各种证明材料“扔”回了家乡。“我认为没有必要换(工作)。他们不是唯一有这种想法的诺基亚员工。

周蓉说,在此之前的几年里,诺基亚总部的高管每年都会多次来中国与员工会面,只要他们签字

8月1日几天后,阿里巴巴、华为和其他公司为诺基亚员工举办了招聘会。李凯说,一些信息直接发送到他的电子邮件中,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收到这些电子邮件。

目前,李凯已经参加了两轮阿里巴巴的采访,但对他来说,这样的采访总比没有强。“中国公司更现实。与考虑员工整体素质或学习能力的外国公司不同,它们希望员工来的时候能够工作。”另一个需要考虑的层面是治疗。华为采访的一些诺基亚员工表示,“华为的要求是从头开始”,这意味着目前工资的一半将普遍削减。

更重要的是,这些公司寻找的职位和办公室似乎并不诱人。李凯说,“他们正在招聘安卓工程师,我们在诺基亚自己的系统上做得更多。深圳仍有一些职位,这对已经在北京定居的同事来说是一个考验。”

事实上,诺基亚在中国参与微软裁员的员工人数已经达到2700人左右。周蓉说,公司应该给员工一个找到工作的缓冲期,因为市场需要时间来吸收这些具有类似技能的人才。

然而,对他们来说,当前的危机不仅仅是失业。在诺基亚,有些人有家庭,有些人有孩子。生活的负担已经成为他们目前最重要的考虑。

从公开信息来看,诺基亚下岗员工目前可获得的薪酬是“N2”(n指公司服务年限)乘以平均月薪。然而,周蓉和其他人表示,诺基亚高管已多次提出,按照微软收购时的承诺,在12个月内按照诺基亚标准对被解雇的员工进行补偿。

这意味着周蓉和其他公司将根据之前诺基亚员工离职的标准获得“N 6”的薪酬,根据2013年的平均月薪,这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约为10万元。此外,诺基亚还向前员工提供了10万元的风险基金,其要求是提供一个可行的计划。然而,目前还不清楚这项政策能否在微软收购后实施。

至于其他需要转换的项目,包括年假、奖金和股票等。没有出现在协议中。腾讯科技在一份协议中获得了额外的强调,即“超出法律范围,如果公司不付款,就无法履行”,这令诺基亚员工担忧。

不仅如此,在最近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以前未被包括在内的孕妇和哺乳妇女也被包括在解雇范围内,而且提供的报酬与其他雇员相同。

然而,对于诺基亚的R&D员工来说,唯一的期望是得到他们应得的补偿。

在大趋势下,小人物的命运不能独立,但生活会继续,就像微软方舟上有更多的人摆脱了诺基亚的束缚,更多的人仍然希望把希望寄托在微软身上,希望微软一路顺风。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youtube.com

日期归档